随着王心怡收线,鱼儿渐渐接近水面,当看到那一抹金黄的巨大身影,船上众人顿时一片欢呼。

“我的天啊,这是.......大黄鱼?”

“娘诶,这得有多大,还不得一百多斤啊!”

“卧槽,我第一次见到活着的大黄鱼,原来大黄鱼竟然能长这么大,太神奇了!”

狄瑞龙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喂喂喂,不知道可以问,不懂装懂露怯可就丢人现眼了,金黄色的就是大黄鱼呀,你们有没有脑子,大黄鱼能长这么大吗?

都给我立正听好了,这不是大黄鱼,却比大黄鱼更加牛逼,这就是传说中的南海至宝金钱鮸,还有一种叫法,叫金线黄唇鱼,记住了没有?”

当鱼儿浮出水面,陆飞也大吃一惊,他虽然没见过货物金钱鮸,可在书上却见过图片,在网络上也见过金钱鮸的视频,无他,这种鱼的名气实在太大了,狄瑞龙说它是南海至宝,金线黄唇鱼,当之无愧。

不过,在视频中见到,和看到实物,那视觉冲击力根本无法同日而语,且看这条鱼,体长超过两米,遍体金黄色的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太漂亮了,体背侧棕灰带橙黄色,腹侧灰白色。胸鳍基部腋下有一个黑斑,背鳍鳍棘和鳍条部边缘黑色,尾鳍灰黑色,腹鳍和臀鳍浅色,这是金线黄唇鱼的典型特征,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这么大的金线黄唇鱼,王心怡的运气简直爆点了。

王心怡本人更是激动的尖叫连连。抱着鱼竿差点跳起来,近几年,上百斤的黄唇鱼,听都没听过,她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竟然幸运的钓上来一条,这条鱼必然是她钓鱼生涯最辉煌的篇章,王心怡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她期待着把这条鱼拍照发朋友圈的反应,估计自己那些朋友们一定会惊爆眼球的吧!

太开心了。

陈香也欢喜至极,但她比当事人王心怡要冷静的多。

“你别叫唤了,小心一些,都到水面了,要是再脱钩跑了,我想你非得后悔的跳海不可。”

“呸,闭上你的乌鸦嘴。”

王心怡白了陈香一眼,但她知道,好姐妹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金石良言,约到关键时刻就越要稳重,万一失误了,自己真就得后悔的跳海不可。

狄瑞龙比她们乐观的多:“放心啦嫂子,水压转变的太快,这条鱼的内脏都要吐出来了,跑不掉了。”

事实上正是如此,这条黄唇鱼已经是强弩之末待宰的羔羊了,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不一会儿,大鱼被拉出水面,这么大的鱼儿,抄网根本用不上,用撘钩,又担心破坏鱼的品相,为了保持完整,船员们也是拼了,两名船员拿着绳子直接跳到海里,用特殊手法将鱼尾捆住再用吊机把大鱼钓上来。

当大鱼落到甲板上,所有人都围拢过来,一个个惊叹连连。

“我勒个去,这么大,比我还要高的多呀。”

“是啊,在船上看,比在海里显得还要大得多,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鱼呢,足够我吹一年的了。”

“借光借光,那个谁,先别墨迹了,给我和大鱼拍张照片,多拍几张啊!”

大雷子说完,直接躺在黄唇鱼的旁边,大雷子身高一米八出头,体重一百七十多斤,壮的像一头牛犊子,可跟这条鱼比起来,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不过有他作为衬托,倒是显得这条鱼更大了。

“我靠,大雷子,你特么真会玩儿哈,你咋像到这样拍照的呢?”

“嘿嘿,我本来想抱着这条鱼拍照的,可这条鱼太大报不起来,只能跟它躺一块儿了。”

众人齐齐竖起了大拇指:“牛逼!”

“好了,想拍照的赶紧的,我嫂子还没照相呢,这种鱼跟大黄鱼一样,白天钓到颜色很快会退掉,都麻溜的。”

众人一看果不其然,在水里还金黄金黄的呢,上岸才这么一会儿,颜色就淡了好多,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分钟,颜色就会彻底退掉了,这下,大家也不争抢了,先把王心怡和陈香推到前面拍照,二女也不矫情,摆好姿势咔咔一通猛拍,一气儿拍了好几十张,这才退到一边转发朋友圈,陆飞也拍了两张,这么大的黄唇鱼实在太罕见了,不拍张照片留作纪念怎么行啊!

陆飞拍完,船员们催促其他人加快速度,这么大的黄唇鱼从将近两百米的深海钓上来,必须马上放血排酸,不然血液会渗透到鱼肉里,会大大影响鱼肉的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