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但毕竟八岁起就在这座城市生活,对这里的感情早已经超过了燕京。

对他来说,既然要和安家一起投资做汽车,自然是选在金陵最为合适。

不但能够为金陵创造大量优质的就业岗位,还能为金陵带来大量的财政收入。

贺远江听了他的想法之后,也赞同的说道:“如果第一家超级工厂是为了覆盖国内市场,那确实不必要去海边建厂,金陵地处南北交界,陆路交通还是非常便捷的,而且叶辰又对金陵心怀感恩之心,选在这里是一举两得。”

叶辰也不禁点头道:“不瞒您说贺叔叔,金陵这座城市待我不薄,我也希望能尽我所能的为金陵做点实事,若是能对金陵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就再好不过了。”

贺远江道:“想为金陵贡献力量,投资高端制造业再合适不过了,不但能够解决大量工作岗位,还能促进城市的收入、消费以及地产增长,全是利好,而且越高端的制造业,对环境的污染就越小,也不需要消耗金陵太多的自然资源。”

说着,贺远江又道:“噢对了,如果我们的投资足够大、发展足够好,甚至可以很大程度上拉动金陵的教育发展,往小了说,我们可以跟当地的职业技术类院校合作开展汽车制造相关岗位的学科设立,一家上万人的工厂,不可能要求全是大学本科毕业,很多岗位都需要专业培训的技术工人,中专、大专就非常适合,到时候可以帮助这些职业技术学校开设相关专业,学习一两年的基础知识,再对口到我们的生产线实习一段时间,毕业就能上岗,这对很多年轻人的吸引力也是非常大的。”

“而且,金陵的高校非常多,在全国都能排进前四,东南、理工、科大、工大都有机械工程相关的专业,每年输出的高端人才人数众多,一旦我们到了几百亿人民币的投资规模,就可以跟这些大学进行深度合作,他们可以把教学方向调整到更接近我们岗位实操的要求,而我们也可以为他们提供顶尖的实习和工作环境,甚至资助他们进行汽车相关的科学研究、与他们共享科研专利,这是绝对的合作共赢,大家都能从中受益匪浅!”

叶辰称赞道:“贺叔叔考虑的太全面了,与中专、大专合作培养技术工人,与高校合作培养高端人才、孵化科研项目,这就全面解决了我们未来的人才储备问题,往后会有源源不断的优秀年轻人加入我们的企业,某种程度上,也能提高金陵高校对全国优秀考生的吸引力。”

“对!”贺远江点头道:“一座城市的发展,就是这样不断叠加利好、层层递进的,这也是为什么各地方都在想尽办法招商引资,而且吸引来的企业越大,市里面能提供的资源也就越多,我刚才说的这些教育方面的合作,一旦有市里面帮助牵线搭桥,落地会非常快的,很可能相关专业今年就能完成筹备,明年直接公开招生。”

说着,贺远江又道:“提到市里面的资源,我们得在公司宣布成立之后,立刻与相关部门进行接洽,把我们的需求罗列出来,比如我们需要在什么地方、多大的地方启动土建,需要供电部门、供水部门、供气部门、交通部门提供怎样的支持;”

“大型制造业对电量需求很大,这个需要供电部门提前做好准备,我们将来选址,肯定要以交通便利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如果那里的供电线路不足以支撑我们的需求,就得请电力部门同步进行电力改造,供水和供气倒是问题不大,交通部门需要帮助我们解决通勤公交线路、物料运输线路的规划,有他们的帮助,才能事半功倍!”

叶辰和安家人没想到贺远江对这件事的考虑已经全面到这种地步,感觉他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蓝图,只等着有机会能够将蓝图付诸行动。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对贺远江的认可程度已然高到极致,cEo的职位除了他完全不做第二人想。

安凯风此时笑道:“既然大家都达成共识,那我们就趁热打铁赶紧敲定下来,安家与叶家共同出资,由贺教授担任cEo,咱们一起努力,把这件事做大做强!”

贺远江此时也已经下定决心,不愿错过这样一个施展抱负的好机会,于是便开口道:“等我休完婚假回来,就跟学院提一下离职的事情,应该不会耽误太久,前期的筹备工作,我可以先远程参与。”

叶辰点点头,开口道:“那这边就让二舅正常推进,我会让叶家派一位代表过来与安家签署协议、达成投资意向。”

老爷子安启山开口道:“辰儿,你把这件事跟你爷爷说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过来,我们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之前对他多有得罪,也趁这个机会,跟他好好聊一聊、道个歉。”

叶辰知道外公的意思,父母遇害之后,安家一直对叶家多有埋怨,所以这么多年对叶家都是爱搭不理,现在安家与叶辰已经重逢,也更加了解当年一切的内幕,所以对叶忠全,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怨恨。

也正是因为之前很是冷落叶忠全,安启山才想着趁这个机会,与叶家重归于好,虽然女儿和女婿已经不在了,但外孙还在,两家就还是亲家、是亲戚。

既然是亲戚,多些走动也是应该的。

叶辰听到这话,也希望两家能够真正的重归于好,以前自己也埋怨爷爷当初将父母赶出家门,但后来才知道,一切都是父亲有意为之,为的就是不拖累他们,所以心里的埋怨也已经荡然无存,现在自己虽然已经成为叶家实质性的家主,但外人看来,家主依旧是爷爷,所以不妨就趁这个机会,让爷爷来金陵一趟,两边也好好聚一聚。

于是他便答应下来,道:“好的外公,我一会儿就给爷爷打个电话,看看他的意思,想来他也不会拒绝,到时候时间定了,咱们就一起吃顿饭,好好聊一聊。”

“好!”安启山重重点头,感慨道:“这些年安家人对忠全,确实有些过分了,到时候要敬他一杯酒,跟他当面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