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河神君,还请继续镇守禁地,食国随时可能返回偷袭。”魔离枭回应,“如今扈阳城内有食国多股势力袭杀,待得全城平静下来,罗河神君便算完成此次雇佣。”

“好。”罗峰回应。

他明白,一方面城主府有详细安排,守卫力量足够强大,不需要自己去帮忙。另一方面,自己这个被雇佣的,城主府对自己的信任是有限的。

“还想多和几个高手交手一番,可惜了。”罗峰一迈步返回禁地建筑殿门前守着,开始反思之前那一战。

羽天漪的神力远不如他,借助机械流秘宝施展出的‘寒冰之力’也逊色于自己的完美神体。

“她的刀法……”罗峰回忆着,“对空间的影响非常深,和万界遁行令对空间的影响并不一样。”

罗峰参悟理解着。

通往‘混沌法则’的道路并不容易,仅仅成永恒真神二十余纪的罗峰,在境界积累方面是远不及羽天漪、羽天浒、血云他们的。

罗峰会从对手身上汲取经验,让自己成长得更快。

“我们这处禁地已经获胜!另外两处禁地还在厮杀。”金虓军团、三剑裂天兽、刀翅噬虫也在交流,他们也觉得轻松不少。

“幸好有罗河神君,否则光凭我们,怕是需要求援了。”

“罗河神君的确信守承诺,甚至击杀了食国的数位永恒真神!”

“那名驾驭雷霆的永恒真神,应该有机械流宝物,也落到罗河神君手里了。”

“赚一两百万宇宙沙,对罗河神君而言,当真是举手之劳。”

他们传音交流,颇为羡慕。

虽然城主府一方认为罗河神君背叛的可能性极低,但依旧留了后手!一旦罗河神君背叛,城主府便会立即调动力量支援。

……

“嘭!”“嘭!”

夜空当中,两道巍峨身影在碰撞厮杀。

一方是魔离枭驾驭军团机械秘宝‘六臂神枭’,另一方却是羽天浒巍峨真身,羽天浒已然燃烧神力,挥舞着一柄长棍。

双方碰撞下,威势仿佛令天地都在战栗。

“这羽天浒,不愧是羽天五神之首!他的神体修炼到匪夷所思地步,无限神体怕也不过如此吧。”魔离枭颇为震惊,“我驾驭军团,又有扈阳城阵法相助,也只能勉强伤他!”

羽天浒根本不防御,招招进攻,仿佛天地大碰撞般凶猛暴烈!那点轻伤以他的神体,瞬间就恢复了。

魔离枭一时间也很头疼。

“血云神君面对我,也仅仅凭境界占优势,根本威胁不了我的神体。”羽天浒很自信,堪称永恒真神层次最恐怖的神体,他燃烧神力法门也修炼到极高境界,一旦全力爆发,羽天浒无所畏惧。

“羽天浒,撤退吧。”血云神君忽然传讯。

“撤退?”羽天浒疑惑,传讯回应,“为什么撤退?”

“羽天漪那边失败,我这边碰到虞国王都的‘雍琥’大将军,我也要逃了,你若是不撤……怕是会被围攻,赶紧撤。”血云神君回应。

……

血云神君虽然为食国流阴侯效命,但他在扈阳城这么久,从来没有真正拼命过!他最多只是拿出五分实力,当然如此实力足以威慑扈阳城,足以从流阴侯那索要大量资源了。

“两国之争,他们背后力量都是源源不绝的,我暴露越多,要担负的任务只会越重,遇到的对手只会越强。说不定哪天就死了。”

“隐藏些实力,才能活得久!我的目的,可不是为食国拼杀,而是获得资源以突破到混沌境。”血云神君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在起源大陆,一般每个大型城池都有几個超强永恒真神!可血云神君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他的境界积累早就达到深不可测之境。

连羽天浒、羽天漪都认为……他应该一只脚跨进混沌境。

“我血脉、法则兼修,更悟出九招混沌境招数。便是放眼整个食国所有永恒真神,单论境界,怕都难找到一个比我强的。可即便如此,我依旧没突破。”血云神君看着眼前的恐怖存在,“这次在扈阳城,总算碰到一个实力不亚于我的了。”

三处禁地,分别是罗峰、魔离枭、白发老者镇守。

雍琥大将军是隐藏的一股力量,在三处禁地遭到袭击后,雍琥大将军选择来袭杀‘血云神君’,因为血云神君这次爆发实力有些恐怖,已然威胁到禁地。

“今天你逃不掉!”雍琥大将军杀意冲天。

他修炼有无限神体,放眼整个虞国都是天赋卓绝的永恒真神,受到神王重用!更学得诸多神王法门,境界方面早达到极高层次,也领悟出混沌境招数。

无限神体、神王传承、境界、意志、兵器宝物,雍将军没有任何短板。

“这血云的神体不如我。”雍将军杀意浓烈,“但是他境界方面积累竟在我之上,各种招数运用诡异莫测。幸好有扈阳城阵法相助,今日才有望将他击杀。”

若无扈阳城阵法,雍将军也奈何不得对方。

“雍将军,你也不过是占了阵法的便宜罢了。”血云神君轻轻一笑,忽然身体哗的就化作了滚滚血浪,一时间席卷周边广袤范围。

罗峰借助机械流秘宝‘生命血河’也可化作一片血河。

但血云神君,却是将数招混沌境招数结合,可将神体彻底转化为无尽血浪,论运用之玄妙,比罗峰纯粹驱动机械流秘宝还要强上许多。

“嗯?”雍将军一惊。

“镇!”

雍将军一声叱喝,夜空中有巨大虚幻印章降临,猛然拍击下方血浪,令血浪都湮灭了部分。

哗啦啦~~~剩余绝大部分血浪扩散四面八方,瞬间便裹挟数亿里范围!将数亿里范围内的一切生灵,不管是那些居住的真神们还是虚空真神,尽皆吞噬一空,甚至血浪范围还在扩张。

“放肆。”雍将军色变,仅仅这一波血浪吞噬,便是超过十亿生灵。

“雍将军,我承认你宝物比我多,又有阵法相助,这么耗下去我逃不掉。但你彻底杀死我的时候,你觉得我能屠戮掉多少生灵?五百亿、一千亿?哈哈,屠戮死掉如此多生灵,这后果伱们能承担吗?”血云神君的声音浩浩荡荡在每一处血浪回荡。

在巨大虚幻印章碾压血浪之时,滚滚血浪又席卷一片片区域。

“不。”

“救命。”

“这怎么了?”

大片生灵面临突如其来的劫难,在血浪中瞬间湮灭。

“滚吧。”雍将军脸色阴沉,空中的虚幻印章收回落入雍将军掌心,阵法威势也收回。

“哈哈,雍将军当真明智。”滚滚血浪瞬间四散隐匿,消失无踪。

雍将军在原处,颇为不甘。

“雍将军。”白发老者过来。

“为了杀掉食国的一个永恒真神,牺牲数百亿乃至上千亿生灵,根本不值。”雍将军摇头,“他若是真屠戮如此之多,不但我,包括你们五大家族都要论罪!”

“这血云神君怎么这么强?”白发老者难以置信,“漫长岁月至今,他从来没有展露过如此强的实力。”

双方斗了漫长岁月,血云神君一方甚至还处于弱势。

“没有扈阳城大阵,我都奈何不得他。”雍将军的确有些受刺激了,他是何等威名?而且又得到神王的栽培!这个血云神君没什么名气,境界积累竟然比他更胜一筹。

雍将军暗暗叹息。

地位,不代表实力。

即便是一些闲散修行者,照样可能出现境界极高者,甚至也可能诞生一位混沌主宰的。

“不可小瞧任何一个对手。”雍将军扫视了一眼周围。

扈阳城真神们居住区域是一片片分割开的,可即便如此,无尽血浪波及范围太大,交手数招便波及屠戮数十亿生灵。

“死在血云手里的估计有八十亿生灵。”白发老者脸色难看,“这么大的损失,是必须禀报侯爷,禀报王都的。”

“我们尽力了。”雍将军转身离去。

虽然混沌主宰级的交手,可能随便张口一吞,就能吞掉整个一座大型城池,所有生灵彻底灭绝!

可是永恒真神层次的冲突,算上今夜扈阳城多处的破坏屠戮,一次性死掉过近百亿生灵,依旧让城主府非常头疼。如此公开厮杀,他们是没法瞒的。

……

禁地建筑殿门前,罗峰盘膝坐着,摩罗撒带着墨玉青岩也在一旁守着。

“罗河兄,你的任务结束了。”魔离枭传讯给罗峰,“食国势力彻底退去,他们不会轻易再动手的。”

雍将军现身,食国势力自然忌惮。

这次血云神君也是靠着屠戮无数生灵来威胁,方才令雍将军停手。

“好。”罗峰起身,传讯问道,“这次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死了很多城内子民。”魔离枭传音,“详细情况,估计很快会传开。”

魔离枭很清楚扈阳城内各方势力的消息灵通程度,这么大的事是瞒不住的,特别是炎风会馆搜集情报极为厉害,很多方面比城主府都强。

罗峰看了眼摩罗撒、墨玉青岩:“我们可以回去了。”

“罗河神君,这次多亏了神君。”金虓将军和两位扈阳卫统领也来相送。

“小事。”罗峰点头,随即带着摩罗撒、墨玉青岩乘坐飞舟离去。

金虓将军和两位扈阳卫统领看着这幕。

“我们这边损失可以忽略,其他两处禁地都有不小损失。”金虓将军说道,“特别是血云神君,这次他屠戮太多生灵了。”

“我们击溃羽天漪后,立即送罗河神君去其他禁地支援,怕是结果就不同了。”高吴水说道。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另一位扈阳卫统领也摇头。

扈阳城的事,是城主府最核心几位决定。

他们只有听从命令。

******

罗峰带着摩罗撒、墨玉青岩驾驭飞舟,还在飞行归途中。

“罗河兄,这次出大事了。”烛游传讯给罗峰,“我们虞国王都的‘雍琥’大将军现身城内,出手绞杀血云神君。血云神君爆发出远超过往的实力,波及屠戮超八十亿生灵,逼得雍琥大将军收手。”

“什么情况?”罗峰微微皱眉。

从师父坐山客和断东河一脉的情报当中,他早知道起源大陆的残酷,不谈混沌主宰、神王交手,即便是一些超强永恒真神交手,依旧能波及海量生灵。

“详细情况我发给你。”烛游立即发来一份完整情报,“这是炎风会馆搜集的最新情报,非常详细。”

罗峰当即查看详细情报,在这之前,他还不知道‘雍琥大将军’在城内,而且二十余纪时间他也从来没找到过血云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