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挥动着手中的大斧,一斧朝着白衣楚剑秋劈了过去。

刚才这小畜生装神弄鬼,他还以为,这是来了什么高手呢!

谁知,这居然是一个区区二劫境的蝼蚁。

这一刻,满脸横肉的大汉,只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戏弄和侮辱,对白衣楚剑秋的杀心,无比的剧烈。

看着这满脸横肉的大汉杀将过来,白衣楚剑秋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挥出。

唰!

剑气直接从那满脸横肉的大汉身上一划而过。

那大汉挥动大斧的动作,不由瞬间一僵。

下一刻,他整个魁梧的身体,便从中分开了两半。

自从白衣楚剑秋突破二劫境后,这些四劫境武者,在他面前,和蝼蚁无异。

他杀这些四劫境的武者,和杀鸡没有什么区别。

白衣楚剑秋的这一剑,顿时把剩余四名大赤堡武者,给完全震住了。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只是区区二劫境修为的蝼蚁,实力居然强大到这般地步。

这白衣少年,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那满脸痞气的汉子,咽了口唾沫,满脸紧张地说道:“那个,这位公子,刚才是我们失礼了,不知道公子如此强大。我们无意与公子为敌,我们这就走!”

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么?”

白衣楚剑秋看了他一眼,脸色淡漠地说道。

对于这些人渣,他没有看到也就罢了,但被他碰到了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他可就不会放过了。

“小子,你真要和我们大赤堡作对!”

听到白衣楚剑秋的话,那名满脸痞气的汉子,动作一僵,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盯着白衣楚剑秋,沉声说道。

在自知不是白衣楚剑秋的对手的情况下,他此刻,便想抬出大赤堡来威吓白衣楚剑秋。

“呵呵,大赤堡,很了不起么!”白衣楚剑秋闻言,冷笑一声说道,“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要和你们大赤堡过不去!”

直到现在,他所遇到的大赤堡的武者,就没有遇到一个好人。

听雨书院虽然也有汪俊远、丙宏这样的渣滓,但好歹也还有葛玥、蓝冬梅这些好人。

但大赤堡,却完全就是一帮为非作歹,作恶多端的人渣,对于这样的宗门,楚剑秋根本就没有半点好感。

况且,以玄剑宗和大赤堡所结下的梁子,他和大赤堡,迟早都要对上,既然如此,那他对大赤堡的武者,还客气什么!

听到白衣楚剑秋这话,那满脸痞气的汉子,一颗心,不由沉入了谷底。

这小子,软硬不吃,抬出大赤堡的威名,也吓不住他,看来,接下来,是必须要拼命了。

“小子,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想让我们好过,那就一起死罢!”

那满脸痞气的汉子,恶狠狠地说道。

说着,他手一挥,一道赤色光芒,朝着白衣楚剑秋激射而去。

而与此同时,他则是身形一闪,向后暴退,想要趁机逃走。

白衣楚剑秋见到这一幕,目光微微一凝,他一把抓住蓝冬梅,身形一闪,躲过了这道赤色光芒的攻击。

随后,白衣楚剑秋身形犹如鬼魅一般,接连闪了几下,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剑法宝,接连劈出了四道凌厉无比的剑气。

那名正在逃跑的满脸痞气的汉子,被一道凌厉的剑气追上来,直接从他身上一划而过。

在被这道剑气击中后,他的身体,还向前飞行了好一段距离,这才忽然从中分开了两半。

四名逃走的大赤堡武者,没有一个,能够从白衣楚剑秋的手底下逃掉。

以他现在的实力,杀这些大赤堡的四劫境武者,和杀鸡没有多少区别。

这些四劫境的大赤堡武者,想要在他的面前逃走,那简直是做梦!

如果是朴戈那样的五劫境强者,在他面前,玩一下花样,或许,还有几分逃掉的可能。

在杀了这几名大赤堡的四劫境武者后,白衣楚剑秋这才把蓝冬梅放了下来,解开她身上的封禁。

此时的蓝冬梅,衣不蔽体,绝大部分的肌肤,都露了出来,在白衣楚剑秋面前,和完全赤裸,也没有多少区别。

白衣楚剑秋该看的不该看的,可以说基本上都看了一个遍。

当然,白衣楚剑秋也不是故意去看她,只是,在这种情况,他也难免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风光。

在解开了她的封禁后,白衣楚剑秋又取出一件衣衫,扔给了蓝冬梅。

蓝冬梅接过衣衫,满脸通红地穿上。

“多谢楚公子的救命之恩!”

在穿好了衣服后,蓝冬梅向白衣楚剑秋道了一声谢。

此时,她脸上的红晕,兀自还没有消退。“咳咳……谢就不必了,之前丙宏那卑鄙小人冤枉我的时候,你也站出来替我仗义执言,我这只是相当于还了你之前的那份人情而已!”白衣楚剑秋干咳了两声说

道,“好了,你现在也没什么事了,我也该走了!”

说着,白衣楚剑秋就要动身离开。

“楚公子,等一下!”

蓝冬梅见状,连忙出声把他叫住。

“蓝姑娘,你还有事?”

白衣楚剑秋闻言,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问道。“那个……楚公子,我们听雨书院,还有不少的同门,正在遭到大赤堡武者的追杀,楚公子可否对他们施以援手一二?若是楚公子能够出手把他们救下来,我们听

雨书院感激不尽!”蓝冬梅看着白衣楚剑秋,满脸诚恳地说道。

白衣楚剑秋的实力之强,远远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她也没有想到,短短一个多月不见,白衣楚剑秋的实力,居然提升这么大。

以白衣楚剑秋目前的实力,恐怕比起当初大赤堡的五劫境强者朴戈,都还要强大不少。

如果白衣楚剑秋肯出手相助的话,她们那些听雨书院的同门,肯定能够被救下来。

“没兴趣!”

听到蓝冬梅这话,白衣楚剑秋直接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楚公子!”蓝冬梅见状,连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