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俊远玩的这一手,显然也打了铁河一个措手不及。

他也没有料到,在这种关头上,汪俊远居然会使用逃遁秘宝逃跑,丢下了葛玥独自一个人来面对他这个七劫境强者。

想到那面青色巨盾,是在汪俊远的身上,铁河的脸色,不由一阵难看。

只是,汪俊远所使用的逃遁秘宝,速度太快了。

即使是他这个七劫境强者,想要追赶,都有点来不及。

两人眼睁睁看着,那道流光,裹挟着汪俊远的身体,朝着远处的天边遁去。

就在两人,以为汪俊远就此逃脱的时候,此时,忽然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汪俊远逃跑的前路上。

这道身影,手中还拿着一个巨大的赤色圆盘。

汪俊远骗得葛玥独自抵挡铁河,而自己则是使用逃遁秘宝,成功逃离。

此时,汪俊远的心中,不由得意无比。

他这一招,可以说完全是一举两得,既能够带着那面青色巨盾逃跑,又能够借铁河之手,除掉葛玥。

只要葛玥一死,那件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就彻底归属于他了。

但就在汪俊远得意间,却忽然见到,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他的前路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见到这一幕,汪俊远心中不由大骇。

“你干什么,赶紧让开!”

汪俊远惊骇地大叫道。

他竭尽全力,想要调整自己的方向,免得自己撞上那道身影。

但可惜,他这逃遁秘宝的速度太快了,都还没有等他动作,他的身体,就在那逃遁秘宝的裹挟下,狠狠地撞上了那道身影。

轰隆!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那道身影,被汪俊远这一撞,整个身体,都被撞得直接爆炸开来。

而且,不但这道身影被汪俊远直接撞爆,就连他手中拿着的那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圆盘,也一同被汪俊远撞爆。

在那逃遁秘宝裹挟的极致速度下,这一撞的威力,比起铁河的全力一击,都还要大上一两倍。

不过,那道身影以及他手中的赤色圆盘,被汪俊远撞爆,但汪俊远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那件逃遁秘宝的能量,在这一撞之下,也彻底消耗掉了,他逃跑的过程,也被彻底打断。

而且,这一撞的威力,也使得他受到了沉重无比的创伤。

要知道,连一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圆盘,都直接被他撞爆了,他所受到的力量,究竟是何等的巨大。

汪俊远虽然是六劫境强者,但他肉身的强度,可无法和五劫神兵相比。

一般来说,人族武者的肉身,是比较薄弱的。

除了那些专门修炼了炼体武学的武者之外,一般的人族武者的肉身,都不会太强,远远无法和妖族,魔族那些种族的强悍肉身相比。

人族的优势在于智慧,在于武学神通的强大,在于炼宝炼丹制符布阵方面的强大,论起肉身方面,却是人族武者的一个巨大的弱点。

汪俊远并没有专门修炼过炼体的武学,他的肉身强度,也就和一般的六劫境武者差不多而已,哪里比得上一件五劫神兵的强度。

他连一件五劫神兵都撞碎了,可想而知,他自身所承受的力道,是何等的巨大。

也就是他穿着防御法袍,抵消了一部分的力量,否则,他的身体,在这强大无比的一撞之下,将会和那道身影,以及那件五劫神兵的赤色圆盘一样,直接被撞得爆炸开来。

但饶是如此,这一撞的威力,依然对他造成了沉重到极点的伤势。

此时,汪俊远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直接从高空中,掉落了下来。

葛玥和铁河,在见到这突发的一幕,也不由惊呆了。

他们也没想到,汪俊远的运气居然这么背,在逃遁的路上,居然恰好就遇到这么一道身影,挡在他的前路上。

铁河此时顾不得去理会葛玥了,他身形一闪,立即朝着汪俊远掉落的地方赶去。

那面七劫神兵的青色巨盾,可是在汪俊远的身上,他在这里,和葛玥继续纠缠,并无太大意义。

……

汪俊远从高空中,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本来,就在刚才那一撞之下,受到了极为沉重的重创。

这一摔,更是让他伤上加伤。

此时的汪俊远,奄奄一息,口中的鲜血,犹如泉水一般,不断涌了出来。

而就在此时,一只手从暗中伸了出来,把他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取走了他身上的储物法宝。

“不……不要……不要动……动……我的……宝物……”

汪俊远在半晕半醒中,感觉到有人拿走他的储物法宝,顿时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想要阻止来人的动作。

但以他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又岂能阻止得了。

那只暗中伸出的手,连理都没有理他,拿着他的储物法宝,就扬长而去了。

就在那只手取走汪俊远身上的储物法宝,离开不久,一道身影一闪,也来到了汪俊远的身边,却是铁河赶了过来。

铁河弯下身来,在汪俊远的身上,搜索了一会,却并没有搜到他的储物法宝。

见到这一幕,铁河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汪俊远,你的储物法宝呢?”

铁河看着奄奄一息的汪俊远喝道。

“被……被人……拿走……拿走了……”

汪俊远断断续续地说道。

“救……救……救我……”

汪俊远向铁河伸出那只血淋淋的手,向铁河求救道。

以他现在的伤势,若是没人救他,他可就死定了。

铁河没有从汪俊远身上,搜出储物法宝,本来就已经恼怒异常,再见到汪俊远向他伸过来的那只血淋淋的血手,脸色更是难看。

“没用的废物,你去死罢!”

铁河一怒之下,直接一掌朝着汪俊远拍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

汪俊远本来就受伤极重,此时再受了铁河这愤怒的一掌,顿时整个人,都被拍成了一滩肉泥。

汪俊远千算万算,却做梦都没有算到这一步。

他算计葛玥不成,最终反而死在了铁河的手中。

铁河在击杀了汪俊远后,兀自怒气未消。

他回头看了一下,只见此时,葛玥正在飞速逃跑着,他身形一闪,又朝着葛玥追杀过去。